VR的诗和远方

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后,掀起一股虚拟现实热。随后互联网、智能手机、游戏、影视等行业巨头均纷纷进军VR领域。对很多有意涉及VR行业的内容开发者而言,该从哪里入手,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不光是出色的硬件,建立一个完整的内容生态也是VR大厂商需要考虑的问题。
游戏,原来可以这么“玩”

游戏自互联网兴起以来可谓是日新月异,市场巨大、覆盖各个层次的人群,层出不穷的花式玩法甚至引起了现实世界的变革——相应硬件设备的崛起。VR的发展备受游戏领域人群的关注,从开发商到玩家,内心多少都升腾起炙热的火焰。
“VR会创造崭新的游戏世界。”摘下HTC Vive,留学日本的游戏爱好者1048这样感叹道。在此之前,他追求的是炫酷的画面、惊人的贴图和细节,乃至流畅舒爽的操控方式,却未曾想过“实体”进入到游戏场景,通过肢体互动参与游戏剧情。
“VR在娱乐方面内容的用户群主要集中在两个部分——观赏性和参与性。看视频和电影的用户群体对硬件要求并不高,只需要显示效果就可以了,但玩游戏不同,对硬件的要求很高。分析过目前市面上游戏硬件的总体情况后,会发现无论是主机的配置还是数据传输速度,都需要继续攻克。”幻维世界联合创始人兼COO王静泊说。他带着记者,推开了虚掩着的展厅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两台巨大的VR游戏机。另一侧摆放着电脑设备和HTC Vive头盔HTC Vive,有体验者正穿戴齐备,凭空做出各种诡异的动作,连接着VR头盔的主机上,正投射出一款科幻机甲游戏,玩家正流畅地开枪轰击着敌人的坦克和装甲兵。
VR的诗和远方 VR的诗和远方 体验者正在使用幻维世界开发的VR装置进行实际操作。
“观赏性质的硬件比较容易实现,并且体验很好。我们的手机版VR眼镜Mewoo非常清晰,1200度以下的近视不需要戴眼镜。但想玩高品质的VR游戏却需要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王静泊对全套VR设备进行了一个估算,“能够保证VR硬件运行的主机电脑价位在8000左右,毕竟要考虑散热、内存和运行速度,再算上HTC Vive的本体,整套下来开销近2万,一般家庭承受起来有难度。”一旁的工作人员帮助记者戴上了略显沉重的头盔,几根长长的接线从脑后延伸出去,远远链接在电脑主机上。如今的VR系统虽然可以通过蓝牙连接,却无法解决传输速度问题,因此略显“笨重”的设备依然无法避免。
“与早期的电脑手机发展阶段类似,现在的芯片等硬件还在迭代。目前而言,VR游戏在大多数国家更适合线下体验店,我们提供设备、内容和场地,玩家只需要‘走’过来即可。”王静泊表示,这种发展趋势是目前最“靠谱”的。幻维世界为此制定了三个主要发展方向:VR体验旗舰店、Mini VR体验馆和大型主题公园。
排除硬件成本,场馆提供的游戏体验也是家庭场所很难满足的。运动捕捉是VR系统中的一大难题,即便是著名的Oculus Rift以及索尼PS VR也只是解放了人们的双手,多数游戏只能静静坐在原地进行。“线下体验馆却不同,可以提供各式各样的游戏方式,如悬空设备和模拟滑雪运动的滑雪机。”王静泊描述了幻维世界线下场馆的一些细节,“线下体验旗舰店集娱乐休闲购物等功能于一体,提供水吧、VR\AR游艺设备和周边产品;与电影院、健身房、网吧等娱乐场所合作,在他们原有的业务基础上增加我们的Mini VR体验馆,不仅能为他们吸引客流,还能为他们提供额外的收入流;最后是由多个主题馆组成的大型主题公园,每个场馆1000~3000平米,使用不同的VR\AR\MR设备与技术。”幻维世界正在运行的项目很多,每个体验馆从建设到开放的周期约2个月,沈阳大悦城的体验馆不久后就可以面世了。除去射击类的器械外,还有滑翔机、太空舱以及背包头盔等体感设备,让玩家体验不同类型的游戏,甚至可以进行多人联机移动对战。
VR的诗和远方
幻维世界的VR课程效果展示。
事实上,VR体验馆备受全球人们的关注。The Void已经成功在美国犹他州盐湖城落地了一个虚拟主题公园,也是目前世界上第一家虚拟现实主题公园,拥有“地表最强娱乐设施之一”的称号。整个主题乐园都由灰色石墙构成,内置大量氛围设备——喷雾器、鼓风机、装饰挂坠等,再利用自主研发的可穿戴设备使游戏场景与和现实建筑无缝结合。
就VR游戏体验而言,场地限制依然是需要攻克的难题。不过The Void拥有定向行走、射频追踪系统以及自己定制VR穿戴设备,这样使用者虽然在极小的范围内“迂回”,却能在游戏场景里获得“走遍全世界”的体验。
虽然HTC Vive只能小范围进行移动,但记者依然深深沉浸在各个游戏场景中,被科技的力量所震撼。耳边不断传来机器的轰鸣,感受着手柄的震动,记者仿佛置身于真实的枪林弹雨中,惊人的细节刻画让人产生迷失在异度时空的错觉。“这样的游戏我们一般开发两周,在我们的线下体验馆会随时更新,方便玩家体验更多更好的内容。”王静泊告诉记者,想在VR领域发展,必须学会联合,和全球优质的软硬件公司合作,打造全产业链生态体系,“暂时内容和硬件无法完全分家,开发内容需要对应相应的设备,因此我们的内容都是由我们VR产业基金所投的近20个团队自主研发的。”
VR的诗和远方 VR的诗和远方 幻维世界的VR教学课程和实际操作效果。
VR行业发展之势自2014年起在国内扶摇直上,持续2年的硬件最佳创业期已经过去,开启了淘汰阶段,内容的重要性渐渐凸显出来。“内容会逐渐升值,早期因为市场不明朗、变现困难,如今硬件领域逐渐步入正轨,越来越好的硬件产品不断被研发出来并投入市场,行业比拼的重点就在于如何提供更优质的内容了。”王静泊说道。
在采访准备初期,《创意世界》编辑部还对VR游戏类型进行了一些讨论,认为恐怖类型的游戏或许更有市场,这样的想法过于单薄。Bilibili知名恐怖游戏实况主渗透之C菌说道:“我觉得VR游戏目前的类型基本都局限于第一人称的游戏,彰显了嵌入式体验,但千篇一律,VR的特点远不及此。VR在以后势必是会扩张到其他类型的,比如用VR来操控游玩即时战略游戏、模拟经营游戏等‘上帝视角’的游戏。”
用户群体与应用场景的不同造成了内容的差异,因此就某一领域的游戏内容而言,并不会出现“独大”的场面。女性更倾向于休闲与观赏性游戏,而男性偏爱射击和战争游戏,儿童的低龄教育和老人的钓鱼等项目也有固定的市场。
另外,VR游戏的流行也引起了人们对身体和心理健康的关注。普遍关注的焦点是视力与心脑血管疾病,不过VR设备尚且处于兴起阶段,具体影响还需要不断观察试验。目前广大玩家遇到的多数不良反应,基本是由于使用了劣质产品、或自身拥有3D眩晕症导致的。虽然许多商家都对VR内容进行了一定把关审核,但诸如《高空救猫》或“打丧尸”等部分内容依然对个别人群具有极强的刺激性,判断游戏是否“安全”仍需要体验者自己把控。
“VR设备的好处就在于,实在受不了,可以随时脱下装备终止。”知乎网友这样形容自己玩恐怖游戏的感受。在国外有不少恐怖实况,将玩家进行游戏的场面录制下来,突然出现的怪物令那些五大三粗的壮汉也不禁发出刺耳的尖叫,甚至有人把VR设备高高甩了出去。
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同样也体现在VR直播上。

足不出户,身临其境

2015年10月25日,半个娱乐圈都是其粉丝的韩国超人气组合BIGBANG在澳门开唱。有比知名医院的专家号还难买到之称的BIGBANG演唱会门票,一眨眼的功夫全部售罄,黄牛党手中的看台票被炒到了1000~5000元不等,而第一排中间位置的两张VIP票更是一口价12万元。
腾讯视频凭借超强实力成功拿下BIGBANG澳门演唱会全球唯一直播权,然而,真正让这次演唱会与众不同的是,腾讯视频的直播不但为粉丝提供了丰富的互动方式,还为提供了多种视角选择:主视角、后台视角、VIP视角和360度全景视角。最后一项,360度全景视角,用户还可以选择通过腾讯新上线的“炫境”App搭配VR眼镜来观看演出,这在演唱会在线直播中还是第一次。
VR的诗和远方
幻维世界拍摄的VR惊悚悬疑短片《幻境求生》。
当劲爆火热的舞曲加上酷炫的视觉效果再次来袭时,你不必拥挤在人潮人海中,只需在家中吹着空调,享受着VR这项技术带来的全新体验,还可以和偶像做近距离的互动。一场成功的在线付费演唱会直播,考验的不仅仅是歌手的人气,更考验的是直播平台的超强整合能力。
VR直播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弥补了大家不能去现场观看的遗憾,最大程度的让观众身临其境。6月7日,花椒直播宣布花椒VR直播专区正式上线并开放体验。据了解,花椒VR直播专区的总投资将超过1亿元。
虽然VR+直播可以带来无限的可能,但大多数企业在VR领域仍然停留在概念阶段。就像VR技术在电影中的尝试则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美国业界的共识是,到2050年,大部分电影院都会关门。在欧洲,每天都有电影院倒闭。人们可以在手机、iPad、电视屏幕上看电影,不限时间,不限地点,无人干扰,这才是电影业的未来。电影艺术永远存在,电影院不是。”(引自《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作者罗伯特·麦基,这本书被奉为“编剧界的《圣经》”。)无论这句话是否正确,它都给予VR从业者一剂强心药。
VR的诗和远方
关于VR,黄晓明曾在微博中调侃到:“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听说他们拍了我第一支VR技术的宣传片,还要把我洗澡的镜头弄进去.....我好‘方’!360度看别人洗澡真的好么。”
演员黄晓明是娱乐圈为数不多的敢吃螃蟹的人,由他投资的年代情感经典IP大戏《万水千山总是情》将成为国内首部VR电视剧产品。
2016年3月30日,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发布会现场,公布了一段采用VR技术拍摄的电视剧宣传片。大家带上VR眼镜,穿越回十里洋场的上海滩,一幕幕的熟悉场景展现在众人眼前,仿佛回到了那段跨越万水千山、历经岁月沧桑的爱情经典故事中。金属质感的异度空间里,通过360度的体验,让该剧整体概念得到震撼至极的展示。
《万水千山总是情》的导演李密透露,这段短短两分钟的VR短片拍摄却花了三天的时间,后期做了整整半个月才完成,“因为拍摄中间不断穿帮!”
“VR必须保证在空间范围内360度都不能穿帮,棚内拍摄灯光要隐藏到道具中,外景拍摄摄制组人员也不能出现在镜头范围内,同时VR拍摄对演员要求也比较高,一般长镜头居多,所以演员必须要熟练台词,连续表演三五分钟以上,空间内任何人出现失误都必须重拍。”李密介绍,由于需要360度拍摄、以观众眼睛为轴心,VR对场景的要求十分严格,在拍摄中也极其容易穿帮。传统电视剧往往只需要顾及单一平面内画面整洁就可以,周围站满工作人员、摆满灯光道具也不会影响拍摄,但当拍摄要求提升到全景拍摄后,总有一个方向会有设备或是场外的人或物出现,这就需要不断的重拍,很容易影响拍摄进度。
虽然不少公司都在布局VR,但目前真正生产出内容的公司却很少,主要原因就在于VR拍摄充满了挑战性与难度。所以目前VR只适合以短视频的形式出现,还并不太适合拍成长电影等形式,而且长时间观看VR视频也容易造成头晕。
黄晓明对于这些都很了解,他也阐述了自己的态度:要做出好作品,一定要敢于冒险尝试新技术,但是对于VR的未来也不能盲目乐观,成熟的技术一定需要有个试错的过程。
但很多电影人并没有黄晓明那么“豁达”,他们似乎更谨慎,毕竟拍一部VR电影遇到的挑战比过去拍电影都要多,没有任何教科书,也没有经验可循。
“VR这个产业20多年前就存在,没有做起来一是技术上面的限制,比如说GPU(图形处理器)没有出现,所以VR有限制。在产业得到资本行业的高度关注后,这个问题会解决。但VR最大的挑战是内容生产,改变了原来电影的叙事结构、拍摄手法。”阿里数娱总经理李捷给热闹的VR影视“泼”了冷水。
对于VR内容生产和供应这一难点,小米影业总裁唐沐也深有感触。“VR目前很多视频类似糖水片的东西,就是看上去很刺激,因为第一次把景象呈现360度的感觉,看到前面、后面、上面都有东西。但这种刺激感是看了一次、两次之后就会消退的,用户会对真正的好内容感兴趣,而不是对视觉刺激。”唐沐说,不管是做VR电影还是视频,相信最终是以内容好坏取胜,并最终变成评价一个平面内容的标准,“说到底就是能不能打动人心,变成一个好的内容流传下来。”
目前来看,VR+影视仍然是任重道远。

VR将颠覆生活

毋庸置疑的是,VR在未来将为我们的生活带来颠覆。
Google推出的一款基于HTC Vive的VR应用Tilt Brush,彻底将记者“俘虏”了。“妹子,你知道你现在姿势多奇葩吗?”默默无视周围充满笑意的声音,记者挥动手中的“画笔”,在虚空中绘制出一条条五彩斑斓的纹路——记者从未想过,只能通过阴影和色彩才能体现出立体感的二维创作,居然能将作画范围拓展到3D,而你只需挥动画笔,转个身。作画时,创作者可以任意选择画笔、橡皮擦乃至其他装饰工具,如火苗、星星和雪花等创作材料。空间成为你的画纸,作品则是你有型的思想,随意穿梭其间,感受着现实与虚幻的融合。这一刻记者体会到,一场科技变革正在临近。VR将会改变人们的创作习惯和理念,当你不需要用建模系统,就能凭空绘制一个与你等身高甚至更为宏伟的建筑物、一颗立体的西瓜时,纸张的作用会被大幅度弱化。
VR的诗和远方
VR的诗和远方
“我们的传感背心并不只是做简单的振动,它赋予每个VR目标以自己的生命。”游戏玩家在The Void中获得了穿越般的体验——他们能以刀剑或者枪械进行战斗,特制的夹克会通过振动让玩家感受开枪、中弹、甚至施展魔法等等。
“这样很好啊,节约草木资源,环保又便捷。”艺术生晓晓对这样的变革显得有些期待,“技术可以学,新的技术开发出来都是为了被使用的。即便现在我们的专业会被淘汰,技术不断进步的结果,画师的路也只会更好,不会更差。”UI设计师张小哈则更直接:“裸眼3D出现时,你会看到一群人在跳舞,其实是在画图。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也不会得颈椎病了。”
在VR被叫好的同时也有一些职业被VR抢了饭碗,例如房地产中介。VR看房与装修预览已经被多数房地产开发商看好,并且已经开始逐步投入使用。“我从没想过现在就可以站在‘未来’成型的房子里,搭配自己的家具,进行装饰。”用HTC Vive体验了厨房景观的一位女士对这样的技术充满了兴趣。
表面上,VR改变的是一些职业的工作方式,根本上,VR改变的是教育模式。
“房地产全景看房,VR学车,VR教育书册和教育软件都是未来的大趋势。”王静泊表示,幻维世界如今已经出品了许多VR教育书册,只需要下载相应的App软件,就可以与孩子进行直接互动,这是曾经的被动式教学所无法比拟的。
“这已经是VR教学的范畴了。”王静泊让记者带上薄薄的镜片,通过电脑屏幕与投影仪投射而出的犀牛、恐龙栩栩如生地在键盘与桌面上活动着身躯,记者可以通过感应笔随时调整观察它们的每个部位,新世界的大门隐隐在记者面前开启。
VR的诗和远方
VR观赏性游戏《The Climb》中,玩家在不同时段、不同高度和不同情境下,能够体验到超越自然的真实美感,让许多无法享受极端环境下美景的人们听到鸟语虫鸣、感受悬崖上的日出日落。
VR在教学领域远不止“生动”“活泼”,它的意义在医学上更加深远。屏幕中投射出正在搏动的心脏,操控者可以随时观察每个部位,并且拆分他们。这样的教学不仅节约了实验的生物成本,学生操作的精准度和理解力也会大大提升。
总部位于莫斯科的游戏公司Nival设计了一款名为《头脑探险(Inmind VR)》的VR游戏。游戏描述了未来纳米科技盛行的医疗外科手术方式,手术探头能让玩家扮演的医生进入微观世界,深入患者的大脑,寻找引起精神障碍的神经细胞。看似虚幻的内容映射着人类医疗的未来。
这样的技术在现实中已经开始应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神经外科教授内尔·马丁(Neil Martin)已经开始使用Surgical Theater公司所研发的技术,戴上虚拟现实头盔,观察病人大脑的内部。在虚拟现实环境中,医生可以深入了解肿瘤,观察肿瘤周围的情况,从多个角度近距离仔细观察,发现潜在的并发症,为高风险手术做好准备。
如果说这只是预备阶段的技术,尚且不能让人们意识到VR在医疗上的重要性,那么美国青年James Blaha可以现身说法:“VR治好了我的先天性斜视。”2013年他参加了Oculus VR虚拟实境开发计划,通过VR装置的自动可视角调整,以及亮度调整,将视力从0.3提升到了1.0。在这场小型试验中,15名试验者有9名的弱视状况得到了改善。
甚至,虚拟现实技术投资者蒂帕塔特·切纳瓦钦就是因为使用VR设备治好了自己的恐高症,从此以后开始大力投资发展VR技术。如今已经有不少人试图用VR设备缓解和治疗心理疾病,如恐高症、幽闭恐惧症等等。
“虽然没有恐高症,但现实中我可不敢尝试蹦极,毕竟很危险。不过VR游戏却能让我体验下坠落的感觉,以后真的遇到高空险情,估计我也能从容应对了。”体验了VR游戏《高空救猫》的玩家小丁这样说道。
阿根廷的心理学家费尔南多·塔诺戈尔(Fernando Tarnogol)开发了名为Phobos的软件平台,利用虚拟现实去治疗极端的恐惧和焦虑症状,例如恐高症和蜘蛛恐惧症。而伦敦的Virtual Exposure Therapy公司则开发了VR暴漏疗法:创造一个高度仿真的世界,令患者直面自身的恐惧,配合医生的指导以消除精神疾病。因为患者提前知晓治疗的虚拟性,会降低恐惧感,很大程度避免了传统治疗方式可能出现的精神崩溃,大大缩短了疗程。
“治疗和学习都是双向的。”一位体验过VR设备的医生说道,在VR的环境下,医生可以体验到患者的恐惧,更直接深入地帮助他们,对症下药,同样也可以更加耐心和细腻,更好地把握病人的心情和状态。

相信明天

VR从业者杨永强之前被外界熟知的身份是一名投资人,2004年杨永强将自己的创业公司卖给一家上市公司后,便退居幕后。但不同于其他投资者,杨永强还是多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参与公司战略和资本。因为“出钱又出力”,在资本市场上积累了近10年的人脉和专业知识后,杨永强开始涉足VR领域,这一切并非心血来潮。
VR的诗和远方
未来的VR线下体验店。
杨永强认为,VR的本质是人际交互的一种方式,它将虚拟与现实结合起来,营造出一种场景。杨永强更看重的是虚拟现实对行业的应用:“我把握了‘微笑曲线’的两端,一端是核心技术,另一端是应用和解决方案。去年定下的今年2000万的盈利,现在看起来,实现难度并不大。”
至于现在很火的概念“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MR(Mixed Reality混合现实)”,杨永强很是赞同,他说他投资的美酷VR英文名字“MixKuu”就是由“MR”而来。
美酷旅游是从美酷VR分拆出来的一个领域。“我的想法是精耕细作,虚拟现实更多的是一种方式、手段,而不是目的。将旅游行业作为一个突破口,帮助行业做解决方案。”杨永强解释美酷现在做的事。
VR视频的应用,突破了传统广告的呈现方式,能更好的与用户互动,增强目的地对用户的感染力。当旅游遇上VR,借助高科技动人心魄的美景,原始雨林,湖泊,海洋,甚至野生动物全景呈现眼前,恍如置身另一个时空的广袤天地。人无法到达的世界,人无法感知的世界都能带到眼前,这是杨永强当初选择旅游行业作为一个突破口的原因,除此之外,打造现实的场景成本很高,例如,上海迪士尼乐园耗费17年时间,花费55亿美元;极限运动通常伴随风险,高空走钢丝、山脉滑雪等,VR能够节省时间和成本,并为常人带来无法体验到的刺激。
美酷之前生产过自己的VR领域的产品,但杨永强体验完后,并不满意。“在感受到很酷的体验的同时,又带来很多包袱和成本。”这是杨永强不能忍受的,他认为“庞大的设备”给用户增加了很多负担,“这不符合人类向前发展的需求”。杨永强说:“VR技术能够给我们的生活、工作、社会管理带来改变,但这还需要一段时间。”
杨永强一直强调“人”,要以人为核心。在采访之后,杨永强紧接着要面试他诚邀入伙很久的一位“既懂技术,又懂市场”的大神,说到这里,杨永强眼睛闪烁着光芒,求贤若渴。
今年5月,杨永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今年80%的VR公司会死,80%的投资项目会出现问题。”一时间,这句话在VR领域掀起了不少波澜。对此,杨永强做出了解释:“不仅仅是VR行业,所有行业的创业都是件很难的事,九死一生。只有那些极其坚信自己的明天和未来,而且对今天的困难和挑战内心存在着极其客观理性认识的人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除了眼前的苟且,我们还有诗和远方。”用高晓松的这句话来形容VR从业者此时的心境颇为契合,VR的一切现在还是未知,但既然选择这一行业,就要坚定地相信自己的选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VR猫